首页 - 书院动态 - 正文
奔蛇走虺玄远精致——任怀殊书法艺术刍议
文章来源:www.fm1039.com    2015-1-30 16:56:40

奔蛇走虺 玄远精致——任怀殊书法艺术刍议
李建春

  怀素,狂草;狂草,怀殊。

  观怀殊书法,奔蛇走虺,骤雨旋风,不激不厉,风规自远;与怀殊交往,气概通踈,性灵豁畅,常常使我不自觉将其与“僧中之英”的“开士懐素”联系起来。在书法艺术的探索上怀殊以怀素为师已转化为其生命理想与追求。

  怀殊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书法本科专业。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ag视讯庄闲技巧|优惠副院长,北京书法家协会理事。三十余载涵泳墨池,临习不辍。其各体皆能,主攻行草,更钟情于怀素狂草。对怀素狂草可谓专心致志,心醉神迷,念兹在兹。故“心手相师势转奇,诡形怪状翻合宜”。文澜惊滉瀁,墨浪注漓澌。逐步形成了气势磅礴,雍容华贵之面貌,驰毫骤墨彰显怀素之风神。

  魏晋时期的书法从实用性逐渐转化为审美性阶段,因而成为书学自觉的时期。“魏晋风度”成为这一时期的一个文化符号而载入史册。就怀殊的书法而言,正如魏晋时期书法进入自觉时代一样经历了一个由不自觉到自觉的心里路程。怀殊自幼热爱书法,虽然出生在文化底蕴深厚的古城平遥,但逢文革古代碑帖难觅。所能临摹之“法贴”唯上课老师黑板上的粉笔字。真正改变其艺术人生是1978年从戎到京。首都师范大学三年的书法本科专业学习标志着他的书学自觉之开端。特别是欧阳先生等一代书法名家的直接指导,使他从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得到了系统的训练,书法审美得到提升,为其日后的书法创作奠定了良好基础。

  怀殊书法取法乎上,他对《兰亭序》、《圣教序》、《祭侄稿》、《十七帖》、《自叙帖》、《书谱》、《诸上座帖》等经典法贴曾进行过系统研习。并顺着“二王”一脉往下捋,细心揣摩张旭怀素孙过庭黄庭坚米芾赵孟頫董其昌王铎等草书名家的书道门径,从而兼收并蓄,从中寻找契合点。他发现黄庭坚、王铎的大草正是通过极具个性的笔墨和章法达到了气韵生动、妙造自然,达到了对旭、素的继承与创新;孙过庭是对“二王”形神化之而实现融合与发展;而董其昌则是以一个政治家的眼界及博古通今的才情实现了对先贤在艺术上融会贯通等等。《东坡志林》云:“古人书法皆有所自,张长史言观舞剑器而得神,雷大筒方听江声而笔法进,文与可观蛇斗而草书长。”怀殊深知书家艺术是艺术家情感的物化,艺术家情感的投入及其表达,应该说是艺术创作的核心。书法家只有在继承的基础上,锤炼、打造一种与个人的独特情感相适应的形式,才真正探到艺术的堂奥。这也许正是怀殊师从百家,转益多师后深入一家,自成一家的个中缘由。

  怀殊在书艺追求上选择的是一条“拙路”:即每日勤苦临帖,心摹手追,提高对碑帖的理解能力。经典碑帖中有大量与现代审美相吻合的东西,如果审美能力不高就发现不了,直接影响了对传统的深人理解和把握, 同时也影响了对书法境界的提高。固日积月累,达到熟极生巧之效果,古谓厚积薄发。从古至今,凡坚持走这条“拙路”者实际上是追寻着一条通向成功的“捷径”。要实现“穷变态于毫端,合情调于纸上”的境界,走捷径是行不通的。而技法高端所涵盖的极高难度,没有日积月累的精心修为谈何容易。怀殊将书法的法度规矩、点画的生命灵动、结体的天真优美,气韵的生动有致,以及这诸多因素而生发出来的出神入化,完全汇聚于他长期的临习并由此派生出来的心灵感应,这种心灵感应是与古人长期对话而碰撞出来的艺术火种。而这种艺术火种一旦播入心田,便会生根、发芽、结果。怀殊取得的艺术成就来源由此。

  怀殊在汲取前人成果的基石上进行了巧妙地融会、贯通和改进,使其纯粹出于自然发展的书法,走进玄远精致的神韵境界。品怀殊的草书,就不难发现他在汲取张旭、怀素自然流畅,奔腾激越气韵的同时,又揉入了黄庭坚诡异奇倔、灵动俏劲的旋律。巧妙地将历代草书大家的绝妙之处掺揉其中,承前启后,自成面貌。其草书王维诗《山居秋瞑》、明陈继儒《小窗幽记》等作品,在用笔上,圆转自如,含蓄而奔放,随着感情的宣泄,笔致似有节奏地忽重忽轻,线条或凝炼浑厚,或飘洒纵逸,浓墨处混融而富有“屋漏痕”般的质感,枯笔处涩凝而极具“锥划沙”般的张力,点画与线条的和谐组合,构成了一幅自然生动、雄伟壮阔的画卷。

  蔡邕云:“书者,散也,欲书先散怀抱,任情恣性,然后书之……夫书,先默坐静思,随意所适,言不出口,气不盈息,沉密神彩,如对至尊,则无不善矣。”作书时需胸无杂念,方能情随意转。特别是草书,须忘技,莫为技囿,如得鱼忘筌方能生妙。而超然散淡的心态方能在作书时不激不励、风规自远。怀殊深知书法创作要靠“虚静”。所谓“虚静”即庄子的“坐忘”与“心斋”。进入一种寂静无为的精神境界,力图排斥一切干扰摒除心中杂念。因此他的作品自然天成,无论用笔、线条还是结构、布局,性情所致,风生水起,妙趣横生,整体风格是笔酣墨饱、神充气足、恣肆跌宕、飞扬飘洒,峻美凝重。

  书法何以美?石涛尝云:“笔墨当随时代。”从汉人尚气,魏晋尚韵,隋唐尚法,宋人尚意,清人尚朴到今人尚式,不同时代的书法作品,总是那个时代审美追求趋向。怀殊深知古为今用,出古入新的个中端倪。他在研习古贤法贴的同时,又大胆地将今人的审美情趣融入其中。因而其书法作品既饱含深厚的传统积淀,又融入了时代的审美情趣。他的楷书端庄劲健,空灵疏美,直追唐魏,入古出新;他的行书出入二王,又受宋苏黄米蔡沾溉。元赵孟頫云“书法以用笔为上。”清康有为曾说“书法之妙,全在运笔。”怀殊行书在用笔上,得二王精髓,取宋四家风神,八面出锋而不失中锋之轨迹,使转提按极其自如,线条平实劲挺而富有弹性。若公孙大娘舞剑器,行云流水,气息一以贯之。其结字平正中欹侧多变,或扁或长,或方或圆,顺势而成,生动自然,饶有情趣,造成了布置均正、形体端严的视觉效果。在北京广播大厦饭店,怀殊绢书唐诗四首四屏狂草作品包含许多对立统一的因素,无论是形式,还是内容他将古质与今妍进行了完美的统一。笔墨感觉很好,写得出神入化,驰毫骤墨完全处在自然自在的状态,没有做作和安排的痕迹,显示出其一种灵性和超凡的驾驭能力。

  功夫在书外。张怀瓘《书断》云:“而善学者乃学之于造化,异类而求之,固不取乎原本,而各呈其自然。”又云:“论人才能,先文而后墨。羲献等十九人,皆兼文墨。”清杨守敬曰:“未有胸无点墨而成为书家者”。林散之总结道:“不读书,越工越俗,再写总是个书匠。”因而书法创作不仅要注重技法、感觉、形式、意趣,更是综合文化素养的集中反映。怀殊非常重视“字外功”的修养,始终将书法艺术与文化底蕴的交融作为创作的源泉,把书法创作与修身养性作为精神追求。加之其在北京广电系统这个浓厚的文化氛围里熏染,使他养成了一个勤奋好学的习惯。正如董其昌所云“气韵不可学,此生而知之,自有天授。”“然亦有学得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他深知一个真正的书法家首先是一个学问家,书法最终考量着书家学养的高低。欣赏书法不仅仅是看书家功力的深厚,看点画、章法的精巧,而更要看作者的精神、胸襟和气质修养。书法艺术的根基在文化,没有文化作支撑书法艺术必将暗淡无光。因此,工作之余除典籍丰厚遍觅书法理论专着外,还对大量真迹进行了直接体察和感悟。同时游弋于名山大川之间。他每到一地最先光顾的准是博物馆与艺术院校藏品及名胜古迹。临池之余,佐之以书史书论,旁及音乐、韵文、美学,以丰富自己的学识。他深知不仅要有渊博的学识,还要有宽广的视野。当年草圣怀素的成功与其游历,谒见当代名公有着重要的作用。怀殊除刻苦自学外,经常拜师学术,遍交同道高手,逐步拓展了自己的视野。

  上苍对勤奋者总有偏爱,近年来怀殊在书法创作上收获了诸多成绩,百余幅作品发表于《人民日报》、《北京日报》、《中国青年报》、《经济日报》、《解放军报》、《书法报》、《中国书法》等报刊以及《当代青年书法篆刻作品荟萃》、《当代名家书画扇集》、《全国着名书法家作品集》、《中国当代书画》(香港)、《中国百家姓氏祖碑林精品集》等专集上。多次在全国性的各类展览、大赛中多次获奖。部分作品被博物馆收藏、碑林勒石,流传于美国、法国、德国、日本、香港等国家和地区。书法作品经常作为礼品馈赠国内外政要和友人。先后在北京、广州、深圳、佛山、青岛、平遥等地成功的举办了个人书法展和联展。编着出版有《孙子兵法行草书字帖》、《联林珍奇字帖》、中国邮政明信片《中国当代书画名家精品系列•怀殊专辑》、《怀殊书法集》等。其传略被编入《中国当代书法家大辞典》等辞书名录,并被众多新闻媒体专题报道。

庚寅春夜雨淅淅缶皮于京华三修斋



关于书院  
最新作品